像个哑巴,是个傻瓜。

【没有故事的女同学】

去年在西藏买的大裆裤不能穿了。


想起上上个暑假和高中同学去厦门,去的时候动车在暴雨中不得不停在半路上将近两个小时,下车时拿到了一瓶矿泉水的补助。

在鼓浪屿的小镇里漫无目的地溜达,爬上石阶眺望整个小岛的风景,探讨着数不尽的游客和本地居民的抱怨,一个冰淇淋一人一口,在夜幕降临时离开。

半夜跑到旅馆附近的KTV唱歌,嚎着“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”。

五个人在小小的旅馆房间里喝着啤酒下着飞行棋玩着真心话大冒险,男生和女生,真话和假话,笑声和绯红的脸颊,最后五个人拼起两张床睡得横七竖八。


大概不可能再重复这样的时光了。


去年暑假去了西藏,终于满足了长久以来一颗躁动的文艺少女心。

翻越唐古拉的火车里和帅气的单身白领小哥唠嗑,在闷热的大巴车里望着天边的蓝汪汪的青海湖一点点变大,身临天堂般的纳木错触摸着有如藏区精灵一样的白牦牛。

虽然四处充斥着商业化的气息,挡不住女人买买买的天性,即使这里的零碎挂件都是从义乌小商品市场运过来的。

旅程的最后几天终于鼓起勇气穿起红澄澄的大裆裤,走在鲁朗林海的背景中,走在其他游客的相机中,成就了另一个不一样的自己。

赶往林芝机场的清晨空气中,望着朝阳在山与水间穿梭,山间的雾气就飘荡在你的头顶,即使被告知飞机出现故障无法起飞还是觉得挺高兴。


大概不可能再重复这样的时光了。


但是,这些不能再重复的时光成就了现在的我。


还会再去的。


嗯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逆逆子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